10 << 2018/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8-02-18 (Mon)
与未知相遇

人的一生總會遇到許許多多形形式式不同種類的人,有的人成為一面之緣,有些人雖然認識了又分開了成為生命中的匆匆過客,還有些人卻走進了自己的生活裏面,成為了生命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是你又怎麼知道你將會遇到的那個人是過客還是不可或缺的人呢?


葉曉涼跟老闆道別後,便拖著疲憊的身軀返回宿舍。
今天餐廳的客人比平常多,加上有服務生請了假,葉曉涼一個人便做了兩人份的工作。
從一入學,葉曉涼便在這間開在工大附近的西餐廳裏打工。因為家庭原因,就算每年申請助學貸款也不足以支付高額的學雜費,再加上大城市的高消費水準,曉涼不半工讀就沒辦法生活。每天來回於宿舍、教室、餐廳之間,葉曉涼總算順利升上了三年級。
累死了!勉強撐著爬上七樓,葉曉涼的眉間已痛苦得打結。
這些樓沒事起那麼高幹嘛?!
抱怨歸抱怨,葉曉涼第一次見到這些嶄新的宿舍樓時,是高興的。
儘管住宿費是高了一點,但四人間的宿舍給了葉曉涼足夠的私隱度,12點的門禁就給了他足夠的自由度。
就像今天打工回來晚了也沒關係。
葉曉涼的宿舍在走廊的盡頭,平時很短的路程現在卻遠得讓他痛不欲生。
“啊!小涼!”同寢室的高帆之站在隔壁宿舍的門口,眼尖地見到葉曉涼,老遠地邊揮手邊大聲叫喊。“快點過來啊!”
走廊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奇地聚集了過來。
哎,真想裝作不認識。
“搞什么啊?”葉曉涼口氣不善地問,見那小子笑得異常奸詐,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
“阿丹又拿了好東西過來啊,超正點的!”帆之朝曉涼裝可愛的眨了眨眼。
高帆之把葉曉涼拉入房間,只見一群男生圍著的電腦螢幕。“絕對~沒有打馬塞克的正貨哦!畫面超清晰,女的身材跟外貌都一級棒,打包票連你都無法挑剔。”說著還用手肘撞了撞曉涼的腰側。
螢幕畫面上女人那上下搖晃的肉團看得葉曉涼只想吐!本來已經胃痛了再被撞一記,葉曉涼氣得說不出話來,乾脆的給了一臉猥瑣表情的高帆之一個大白眼,“超噁心!”說完就頭也不回地轉身回自己宿舍,留下一臉疑惑的高帆之。
“啊?這個不行嗎?”


葉曉涼回到宿舍後匆匆奔進浴室洗了個澡,恨不得立刻倒下床去,誰知道才打開浴室的門,便被人給推了回去,連門都被順手鎖上了。
不用猜也知道是誰了。
“你又幹嘛啊!方焱央!” 葉曉涼有氣無力的說道。被比自己小兩年的學弟緊緊抱住逼到牆角,除了咬牙痛恨自己無法動彈之外,只好把雙手擠到兩人密合的胸前,企圖拉開點距離。
這麼大塊頭到底吃什麼大的啊?
“學長剛洗完澡好香呢~~” 方焱央輕佻地笑著,大手毫不客氣地在曉涼身上游走,鑽進睡衣內輕撫還帶點濕氣的肌膚。
溫熱的氣息吐在敏感的耳後、頸間,曉涼皺著眉縮了縮脖子。
“你不是跟帆之他們在隔壁看片子的麼?” 曉涼掙扎著問道。
“看那些女人還不如看學長,”方焱央舔了舔舌,“而且學長還能摸~”
呵呵,還真方便啊。曉涼在心裏自嘲。

午飯時間在飯堂擠逼是全校學生最痛苦的事情。
曉涼跟選同一門選修課而認識的男生好不容易端著餐盤擠出人群,四下張望著還空著的位子。
“啊,你看。”
曉涼朝男生示意的方向望過去。
那是方焱央摟著一名漂亮高挑的女生的肩出現在飯堂一側,似乎都是相熟的朋友,旁邊的人紛紛跟方焱央打招呼,當中很多都是漂亮的女生,一下子方焱央 的身邊就圍了一大堆人,整個飯堂頓時熱鬧了起來。
這樣的畫面完全在曉涼的意料之內。
“又是那個方焱央啊。跟昨天的女生不一樣啊,真是受歡迎!”男生一副既□慕又妒嫉的口吻。
“是嗎?”涼淡淡的回問。
“對了,他也是你們外語系的嘛,你們認識麼?”
涼轉過頭朝空位子走去,依然是淡淡的語氣。
“不認識。”


就如在飯堂所見,方焱央在這所學校是個極度受歡迎的人物。尤其在女生堆裏面很吃得開,眾所周知是個風流的萬人迷。
無可挑剔的長相,1米82足以媲美天橋模特兒的高挑身型,更是某知名企業家的獨子,家裏有錢任他花,穿的用的都是名牌,和女生約會時出手闊綽,如此這般好的條件也難怪雌性動物都喜歡在他身邊轉。
換女友換得比吃飯還勤,但奇怪的就是女友分手時從來沒有發生過糾纏,即使分了手還是維持著很融洽的關係。而他仿佛天職般從容地遊戲在不同的女生之間。
這就像是一種天生的魅力,不是每個人都能受上天恩寵的。
曉涼不得不承認他或許也是被這種魅力吸引了吧。跟其他人一樣明知道不可以再前進還是如飛蛾撲火般一頭撞進方焱央用甜蜜和謊言編織的網裏。

-----------------------------------------

葉曉涼忘了自己究竟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原來不愛異性的了,只留下模糊的在洗手間吐到暈眩結束了他初次體驗跟朋友偷看A片殘餘記憶的影像片斷。
在現在這個開放的年代,儘管在成人眼裏還是小孩,但是像葉曉涼那個年齡層的男生女生,幾乎誰都接觸到性話題。大人們故意讓小孩們遠離這個領域,不代表孩子們對性就一無所知,何況小孩獲得社會資訊的途徑變得越來越多元化。有錢人家的小孩早早就進入了互聯網的世界,晚熟一點的看到電視啊電影啊也會略懂一點,朋友間的□聊不可避免也會涉及到這個話題,不想知道也難。
葉曉涼也不例外,慢慢覺得自己的與眾不同——不喜歡異性。簡單的舉個實例:別的男生遇到臉蛋漂亮的或是身材姣好的女生多瞧兩眼很正常,而葉曉涼完全不覺得那女生有什麼可看之處。如果是個穿著暴露一點的女生,葉曉涼可能還會附帶一個皺眉,暗忖對方影響市容。
但是他也沒覺得自己對同性持有特別的愛慕之情,也沒有產生過逼切的需要找一個戀人的念頭,更別說是被比自己小兩年的同性壓在浴室牆上在他體內猛撞了。
即使他沒有談過真正的戀愛,但是頭腦卻非常清楚自己不喜歡愛情遊戲。像方焱央那樣流連在女人堆裏的人,他是絕對鄙視的。但轉念一想,他似乎也沒資格說別人。
變成和方焱央這樣子的關係,他是萬萬想不到的。
對肉欲很淡薄的他並沒有刻意的尋求伴侶,無論是精神上的還是肉體上的,也沒有對任何人產生過衝動,直至方焱央的出現。閃著銀光的賓士轎車緩緩駛進校園,把這位大少爺送到了他的面前。
一開始,方焱央純粹只是個剛好分配到他宿舍入住的學弟而已。

原本已經升上三年級的曉涼不需要在參與接待新生的工作,但是身為學生會幹部的高帆之還必須要出席。
如果不是高帆之不知道中午飯吃錯什麼鬼東西突然臉色發白然後整整一個中午奪命狂奔廁所接著腰軟腿軟的虛脫在馬桶上狂響他手機求救外加承諾簽訂了n條不平等條約作為交易條件,他是絕對不會去趟這趟渾水的。
不是說咱們葉曉涼同學薄情沒同學愛,本來他就是那種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類型,壓根不像高帆之那麼的熱心腸,就算當著面說他沒愛心,他也默認了。
明明就不是什麼“熱心幫助有困難的同學”的有心人,還要擺出一副好人的嘴臉,表面上為了所謂的同學朋友東奔西走顯出高尚品質,內心裏卻貪務虛榮巴不得受過恩惠的人都把他捧上天地奉承的人曉涼也見得多了,他把這種行為統一歸類為“偽善” 。而且人其實都是很狡猾的動物,成人世界官場職場上的利益勾結相互利用的事實真相三歲小孩都知道,然而即使是未成年人,也已經深曉其道。今天你有求于人,明天你就得還這個人情。
葉曉涼自知這種高深的人際關係他學不來,那麼無求於人,也就不存在人情不人情的問題了。
| [Novel ◆ 小説]只挖不填坑 | COM(2) | TB(0) |















只对管理员显示